fbpx
原價655,新書加特典

NT.400 含運

限量500本,含四項好禮

1.買就送

書籍《藉口心理學
1本

2. 再送一本

《稻盛和夫的企業經營智慧》1冊 (32頁)

3. 一百部影片

作者精心蒐集,關於賈伯斯的一百部影片

4.從未曾公開的章節
沒有她,我將走入監獄
一整箱的保時捷手錶

台北國際書展演講、各方讀書會踴躍邀約

目錄

序曲 在我死之前

在賈伯斯得知自己得了胰臟癌的同時,也是iphone的原型機完成的時候,那時的他在想甚麼?

前奏 我是誰?

六歲的賈伯斯在知道自己被親生父母拋棄,崩潰的他,不斷的問自己是誰……
  1. 瀕死的印度之旅
  2. 喜馬拉雅山腳下的啟示
  3. 無法抵達的列城
  4. 差點出家的因緣

首部曲 初昇

從決定成立蘋果電腦公司,到被蘋果電腦驅離,為何他的友人都離他而去……
  1. 成立蘋果電腦公司
  2. 25歲的億萬富豪
  3. 被蘋果驅離

再現部 低谷

自怨自艾的賈伯斯如何走出被背叛的低潮,再次打造百大企業……
  1. NeXT
  2. 皮克斯
  3. 蘋果的危機

最終章 回歸

要解決危機,始終還是需要賈伯斯,他以勝者的姿態重返蘋果……
  1.倒數九十天
  2. 回歸
  3. 不同凡想
  4. 蘋果禪

尾聲 禪師與賈伯斯

在賈伯斯離開之後…….

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 清晨。

孱弱的賈伯斯坐在窗戶前的乳白色義大利沙發,凝視外面逐漸展露的曙光。
他輕輕地呼吸著,但仍抵擋不了那劇烈蝕骨的疼痛。
簇新銀白的iPhone 4s躺在窗檯邊的核桃木櫃,賈伯斯看著今天準備發表的機種,濁重吃力的吸口氣。「嘿siri。」賈伯斯的啞著聲喚道。
iPhone 4s漆黑的螢幕跳出閃爍的白光。
「打電話給夢娜。」賈伯斯命令道。
「正在打電話給您的妹妹-夢娜・辛普森。」siri回應。

撥話聲嘟嘟響起,賈伯斯清瞿的臉淺淺地露出微笑。
「夢娜,妳得趕快來帕羅奧圖⋯⋯」賈伯斯暗啞的嗓音如棉絮般輕飄「再見了⋯⋯」
「哥,我正在往機場的計程車上,再一會兒就能到你身旁。」夢娜握緊手機顫抖地說道。
「我現在就跟妳說這些,因為擔心妳會來不及⋯⋯記得要好好照顧自己。」賈伯斯每說一句疼痛就加劇一次⋯⋯

也許,孩提時的不完美,造就他對電腦科技的堅持,平凡藍領階級養大的他,成就了一次又一次的電腦產業革新。
賈伯斯蒼白凹陷的臉綻出一朵笑容,畢竟這個世界有人一直懂他的⋯⋯
二十一歲初試身手的藍盒子背後標語,是他自我期許的標的——世界在你手上——三十多年後他真的實現了,奈何生命似乎太短⋯⋯
金黃耀眼的光芒印照在他依然英挺的眉眼⋯⋯他彷彿聽到恆河畔呢喃的梵音。
「你是獨一無二,精挑細選的孩子。」
母親溫柔的嗓音飄忽在耳畔。
窗外火紅的楓葉、青綠杏葉,隨風片片飄落,倉促的步伐聲掩蓋過賈伯斯粗喘濁重的氣音。
摯愛的妻子及孩子們,正環繞著他⋯⋯

這天,世界陷入無比的哀悼中。
不分國籍無數的人們手裡拿著 ipad 閃耀不滅的燭光高舉著。
寫滿感恩之情的卡片、鮮花滿佈著全球四百多間蘋果直營店前。
自發前來悼念的人們一波又一波的湧上⋯⋯他們相互安慰擁抱、淌下惋惜不捨的淚水⋯⋯
他用無與倫比的熱情撼動了世界,推動電腦科技的革命、留下帶來歡樂的皮克斯動畫及不斷創新研發的完美蘋果。
史丹佛大學的紀念教堂齊聚著政商藝文界的領袖,追思會旁的七層樓高建築物高掛著年輕英俊的賈伯斯雙手環抱第一代麥金塔電腦的巨幅海報。
他正微笑的俯視世人⋯⋯

一九八五年五月二十四日星期五。

九點的例行主管會議,賈伯斯直到十五分才走進。

賈伯斯身穿剪裁合身的亞曼尼西裝,看起來精神奕奕。他原本在最前方的位置被史考利佔據,只好繞到另一端坐下。

面容有些慘白的史考利等賈伯斯坐定後,向大家宣布:「今天我們將討論一項重要的議題……」停頓一會兒,史考利的眉頭皺的更深,他看著賈伯斯「我已經知道你正計畫將我趕走。我想問你,這是不是真的?」

賈伯斯直挺挺的身軀微晃,他瞇眼盯著史考利。

「我認為你待在這裡,對蘋果沒有好處。這家公司不該由你掌管。你真的應該離開這裡。現在你不知道如何管理這家公司,以後也一樣……」賈伯斯毫不放鬆的滔滔不絕指控史考利對產品發展過程一無所知。

「我請你來。」賈伯斯喝了口水繼續說道:「是要你輔助我並管理公司,結果實際上你根本毫無作用。」

所有人都愣住了。

「我……我…不相……信你。」史考利睜大眼胸膛猛烈起伏的喘著氣。

「我……無法……忍受…這……種…信賴……關係。」史考利兒時已矯正好二十年的口吃毛病一瞬間復發,他好不容易說完這句話後,不斷地深呼吸吐氣並將礦泉水一飲而盡。

會議室靜默了三分鐘,誰也沒有開口。

「史帝夫,既然你覺得自己比我更能管理好公司,不如我們現在馬上進行投票。」史考利站猛然起身走到白板旁「如果你贏,我就立刻辭去蘋果執行長的位置,但是若是我贏。你就得乖乖聽我的。」史考利深藍色的眼睛直視著賈伯斯,接著目光一個個掃視底下的董事及各單位主管們。

史考利在白板寫上兩人的名字。

在場除了兩個當事者,其他十九位都顯得侷促不安。

「用不著投票,我們輪流說出支持誰就好。」滿頭白髮的行銷主管尤肯率先表態「我非常欣賞史帝夫,希望史帝夫能繼續在公司扮演同樣的角色。但是我更『尊敬』史考利、支持他經營公司。」

掌控生產線的主管,艾森史達特站起來接續說道:「我也欣賞史帝夫,但我支持……」

賈伯斯看著一個接一個的主管發言,他感覺空氣一點一點變得稀薄。

以外部身分列席的資深公關顧問麥肯納,他褐色瞳孔凝視著賈伯斯逐漸慘白的臉字句清晰的說:「你,還無法擔任經營公司的大任。」

十一點的烈陽從落地窗透了進來,照著賈伯斯年輕但卻毫無表情的臉,他壓在桌面的手心正冒著冷汗。

輪到康貝爾發言了,他一向是賈伯斯那一派的,不怎麼喜歡史考利。他避開賈伯斯的目光抖著聲音說:「即使我支持史考利……我還是非常喜歡史帝夫……」

賈伯斯慢慢從椅子上站起來。

「我想……」賈伯斯氣若游絲地輕喘著氣,眼睛失去了神采「我知道情形是怎麼樣了。」他大步後退,一不小心撞倒身後的椅子,在其他人還沒回過神時,轉身踉蹌地衝了出去。